当前位置: 主页 > 纪伯伦诗词翻译 >
2020 01-14

纪伯伦 翻译

Comments 阅读:

  爱 于是爱尔美差说: 请给我们谈爱。 他举头望着民众, 他们一时静默了 。 他用洪亮的声 音说: 当 爱向你们召 唤的时候, 跟随着他, 虽 然他的路程艰险而陡峻。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, 屈服于他, 虽然那藏在羽翮中间的剑刃许会伤毁你们。 当他对你们说话的时候, 信从他, 虽然他的声 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, 如同北风吹荒了 林园。 爱虽给你加冠, 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。 他虽栽培你, 他也刈剪你。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, 抚惜你在日 中颤动的枝叶,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, 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, 使之归土。 如同 一捆稻粟, 他把你束聚起来。 他舂打你使你...

  爱 于是爱尔美差说: 请给我们谈爱。 他举头望着民众, 他们一时静默了 。 他用洪亮的声 音说: 当 爱向你们召 唤的时候, 跟随着他, 虽 然他的路程艰险而陡峻。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, 屈服于他, 虽然那藏在羽翮中间的剑刃许会伤毁你们。 当他对你们说话的时候, 信从他, 虽然他的声 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, 如同北风吹荒了 林园。 爱虽给你加冠, 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。 他虽栽培你, 他也刈剪你。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, 抚惜你在日 中颤动的枝叶,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, 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, 使之归土。 如同 一捆稻粟, 他把你束聚起来。 他舂打你使你赤裸。 他筛分你使你脱去皮壳。 他磨碾你直至洁白。他揉搓你直至柔韧; 然后他送你到他的圣火上去, 使你成为上帝圣筵上的圣饼。 这些都是爱要给你们作的事情, 使你知道自 己心中的秘密, 在这知识中你便成了生命心 中的一屑。 假如你在你的疑惧中, 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, 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, 而躲过爱的筛打, 而走入那没有季候的世界, 在那里你将欢笑, 却不是尽量的笑悦; 你将哭泣, 却没有流干了 眼泪。 爱除自 身外无施与, 除自 身外无接受。 爱不占有, 也不被占有。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。 当你爱的时候, 你不要说, 上帝在我的心中, 却要说, 我在上帝的心里。 不要想你能导引 爱的路程, 因为若是他觉得你配, 他就导引 你。 爱没有别的愿望, 只要成全自 己。 但若是你爱, 而且需求愿望, 就让以下的做你的愿望罢: 溶化了 你自 己, 象溪流般对清夜吟唱着歌曲。 要知道过度温存的痛苦。 让你对爱的了 解毁伤了 你自 己;而且甘愿地喜乐地流血。 清晨醒起, 以喜握的心来致谢这爱的又一日 ; 日 中静息,默念爱的浓欢; 晚潮退时, 感谢地回家; 然后在睡时祈祷, 因为有被爱者在你的心中, 有赞美之歌在你的唇上。 施与 于是一个富人说, 请给我们谈施与。 他回答说: 你把你的产业给人, 那只算给了 一点。 当你以身布施的时候, 那才是真正的施与。 因为你的财产, 岂不是你保留着的恐怕明日 或许需要它们的东西么? 但是明日 , 那只过虑的犬, 随着香客上圣城去, 却把骨头埋在无痕迹的沙土里, 明日 能把什么给他呢? 除了需要的本身之外, 需要还忧惧什么呢? 当你在井泉充溢的时候愁渴, 那你的渴不是更难解么? 有人有许多 财产, 却只把一小部分给人他们为求名而施与,那潜藏的欲念, 使他们的礼物不完美。 有人只有一点财产, 却全部都给人。 这些人相信生命和生命的丰富, 他们的宝柜总不空虚。 有人喜乐地施与, 那喜乐就是他们的酬报。 有人无痛地施与, 那无痛就是他们的洗礼。 也有人施与了 , 而不觉出施与的无痛, 也不寻求快乐, 也不有心为善; 他们的施与, 如同那边山谷里的桂花, 香气在空际浮动。 从这些人的手中, 上帝在说话; 在他们的眼后,上帝在俯对大地微笑。 为有请求而施与的, 固然是好; 而未受请求, 只因着默喻而施与的, 是更好了 。 对于乐善好施的人, 去寻求需要他帮助的人的快乐, 比施与的快乐还大。 有什么东西你必须保留的呢? 必有一天, 你的一切都要交付出来; 趁现在施与罢, 这施与的时机是你自 己的, 而不是你的后人的。 你常说: 我要施与, 却只要舍给那些配受施与者。 你果园里的树木, 和牧场上的羊群,却不这样说。 他们为要生存而施与, 因为保留就是毁灭。 凡是配接受白日 和黑夜的人们, 都配接受你施与的一切。 凡配在生命的海洋里啜饮的, 都配在你的小泉里舀满他的杯。 还有什么德行比接受的勇 气、 信心和善意还大呢? 有谁能使人把 他们的心怀敞露, 把他们的狷傲揭开, 使你能看出他们赤裸的价值和无惭的骄傲? 先省察你自 己是否配做一个施与者, 是否配做一个施与的器皿。 因为实在说, 那只是生命给与生命你以为自 己是施主, 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证人。 你接受的人们你们都是接受者不要掮起报恩的重担, 恐怕你要把轭加在你自 己和施者的身上。 不如和施者在礼物上一齐展翅飞腾; 因为过于思量你们的欠负 , 就是怀疑了 那以慈悲的大地为母、 以上帝为父的人的仁心。 工作 于是一个农夫说, 请给我们谈工作。 他回答说: 你工作为的是要与大地和大地的精神一同前进。 因为情逸使你成为一个时代的生客, 一个生命大队中的落伍者, 这大队是庄严的, 高傲而服从的, 向着无穷前进的。 在你工作的时候, 你是一管笛, 从你心中吹出时光的微语, 变成音乐。 你们谁肯做一根芦管, 在万物合唱的时候, 你独痴呆无声 呢? 你们常听人说, 工作是祸殃, 劳动是不幸。 我却对你们说, 你们工作的时候, 你们完成了 大地深远的梦之一部, 他指示你那梦是从何时开头的。 而在你劳动不息的时候, 你确实爱了 生命。 在工作里爱了 生命,就是通彻了 生命最深的秘密。 倘然在你的辛苦里, 将有身之苦恼和养身之诅咒,写上你的眉间, 则我将回答你, 只有你眉间的汗, 能洗去这些字句。 你们也听见人说, 生命是黑暗的。 在你疲劳之中, 你附和了 那疲劳的人所说的话。 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, 除非是有了 激励; 一切的激励都是盲目 的, 除非是有了 知识; 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, 除非是有了 工作; 一切的工作都是空虚的, 除非是有了 爱。当你仁爱地工作的时候, 你便与自 己、 与人类、 与上帝连系为一。 怎样才是仁爱地工作呢? 从你的心中抽丝织成布帛, 仿佛你的爱者要来穿此衣裳。 热情地盖造房屋, 仿佛你的爱者要住在其中。 温存地播种, 欢乐地收刈, 仿佛你的爱者要来吃这产物。 这就是用 你自 己灵魂的气息, 来充满你所制造的一切。 要知道一切受福的古人, 都在你上头看视着。 我常听见你们仿佛在梦中说: 那在蜡石上表现出他自 己灵魂的形象的人, 是比耕地的人高贵多 了 。 那捉住虹霓, 传神地画在布帛上的人, 是比织履的人强多 了 。 我却要说, 不在梦中, 而在正午清醒的时候,风对大橡树说话的声音, 并不比对纤小的草叶所说的更甜柔。 只有那用 他的爱心,把风声变成甜柔的歌曲的人, 是伟大的。 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。 倘若你不是欢乐地却厌恶地工作, 那还不如撇下工作, 坐在大殿的门边, 去乞求那些欢乐地工作的人的周济。 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, 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, 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。 你若是怨重地压榨着葡萄酒, 你的怨望, 在酒里滴下了 毒液。 倘若你能象天使一般地唱, 却不爱唱, 那你就把人们能听到白天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。 友谊 于是一个青年说, 请给我们谈友谊。 他回答说: 你的朋友是你的有回答的需求。 他是你用 爱播种, 用 感谢收获的田地。 他是你的饮食, 也是你的火炉。 因为你饥渴地奔向他, 你向他寻求平安。 当你的朋友向你倾吐胸臆的时候, 你不要怕说出心中的否, 也不要瞒住你心中的可。 当他静默的时候, 你的心仍要倾听他的心; 因为在友谊里, 不用 言语, 一切的思想, 一切的愿望, 一切的希冀, 都在无声的欢乐中发生而共享了 。 当你与朋友别离的时候, 不要忧伤; 因为你感到他的最可爱之点, 当他不在时愈见清晰, 正如登山者从平原上望山峰, 也加倍地 分明。 愿除了 寻求心灵的加深之外, 友谊没有别的目 的。 因为那只寻求着要泄露自 身的神秘的爱, 不算是爱, 只算是一个撒下的网, 只网住一些无益的东西。 让你的最美好的事物, 都给你的朋友。 假如他必须知道你潮水的退落, 也让他知道你潮水的高涨。 你找他只为消磨光阴的人, 还能算是你的朋友么? 你要在生长的时间中去找他。 因为他的时间是满足你的需要, 不是填满你的空腹。 在友谊的温柔中, 要有欢笑和共同的欢乐。 因为在那微末事物的甘露中, 你的心能找到他的清晓而焕发精神。 善恶 于是一位城中的长老说, 请给我们谈善恶。 他回答说: 我能谈你们的善性,却不能谈你们的恶性。 因为, 什么是恶, 不只是善被他自 身的饥渴所困苦么?的确, 在善饥饿的时候, 他肯向黑洞中览食, 渴的时候, 他也肯喝死水。 当你与自 己合一的时候便是善。 当你不与自 己合一的时候, 却也不是恶。 因为一个隔断的院宇, 不是贼窝, 只不过是个隔断的院宇。 一只船失了 舵, 许会在礁岛间无目 的地飘荡而却不至于沉到海底。 当你努力要牺牲自 己的时候便是善。 当你想法自 利的时候, 却也不是恶。 因为当你设法自 利的时候, 你不过是土里的树根, 在大地的胸怀中啜吸。 果实自 然不能对树根说: 你要像我, 丰满成熟,永远贡献出你最丰满的一部分。 因为, 在果实, 贡献是必需的, 正如吸收是树根所必需的一样。 当你在言谈中完全清醒的时候, 你是善的。 当你在睡梦中,舌头无意识地摆动的时候, 却也不是恶。 连那失错的言语, 有时也能激动柔弱的舌头。 当你勇 敢地走向目 标的时候, 你是善的。 你颠顿而行, 却也不是恶。连那些跛者, 也不倒行。 但你们这些勇 健而迅速的人, 要警醒, 不要在跛者面前颠顿, 还自 以为仁慈。 在无数的事上, 你是善的; 在你不善的时候, 你也不是恶的。 你只是流连, 荒亡。 可怜那糜鹿不能教给龟鳖快跑。 在你冀求你的大我的时候, 便隐存着你的善性: 这种冀求是你们每人心中都有的。 但是对于有的人, 这种冀求是奔越归海的急湍, 挟带着山野的神秘与林木的讴歌。 在其他的人, 是在转弯曲折中迷途的缓流的溪水, 在归海的路上滞留。 但是不要让那些冀求深的人, 对冀求浅的人说: 你为什么这般迟钝? 因为那真善的人, 不问赤裸的人: 你的衣服在那里? 也不问那无家的人: 你的房子怎样了 ?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jibolunshicifanyi/337.html

上一篇:纪伯伦《论美》(译稿) 下一篇:诗词曲五首原文及翻译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诗词曲五首原文及翻译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纪伯伦 翻译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纪伯伦《论美》(译稿)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《远别离》诗词翻译及鉴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纪伯伦生平及翻译稿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纪伯伦的沙与沫翻译 外国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诗词五首原文及译文
  • 公益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