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纪伯伦诗词翻译 >
2020 01-11

如何翻译和理解纪伯伦的诗作「Seven times have I

Comments 阅读:

 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“第一次是在她可以上升而却谦让的时候”(冰心译)。而是,仔细分析,这句话是怎么表示“本可⋯⋯而”这个逻辑关系的?其实完全看不出来。这是因为that一词被理解错了。其实,that一词在这里引出目的状语从句,等于so that。That...might在这里是虚拟语气表示主句动作期望的结果。OED列出一例相似的例句:

  所以现在流传的所有中文版本不仅是简单地错译,而是把意思完全译反了。有意思的是,网上普遍还流传另外一个版本的此诗。除了措辞不同之外,第一行的表达方式也明显不同。另一个版本的第一行如下:

  这两个版本的出入使得大家以为这是两首诗,或者干脆怀疑第二个版本要么是误传,要么是受到了篡改。确实,要是把第一个版本以“虽然⋯⋯却”的逻辑关系来理解的话,这两句话大有不同。可是,仔细一看,这句话不也表示的一样的意思,“当我故作虚弱(exploiting my feigned weakness),以求提升自己”吗?

  The Seven Sin is Self-Righteousness (自以为义,专指基督徒,这也是纪伯伦对自己信仰的反思,在《先知-论信仰》《先知-论祷告》二篇均有提到。)

  网上流传的某些版本把该诗标题翻译成“我的心悲伤过七次”的,真的没把握准纪伯伦当时的感情,与其说悲伤,不如说是对自己深深的失望和厌恶更恰当。所以我觉得在这里保留原诗的意思,就简单直白的译成“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”就好了。

  第一次当她故作温顺,以博上升 (说通俗一些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卖相,表面装的弱小无害,实际上是以这种装弱方式来为自己寻求更多的好处,关注,保护)

  第二次当她在瘸子面前跛行(反映的是一种普遍的受害者心理,在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面前装可怜,从比自己更不幸的人那里抢走本应属于他们的补偿,这在我们现代的社会里也是很普遍的,比如说一个助学金的名额,班上有可能好多家庭宽裕的人都去申请,在申请表里造假家庭收入,哭诉自己没钱吃饭什么的。。。看到这里感觉名著之所以是名著,在于他所阐述的语言就像正则表达式一样,可以囊括很多不同的表现形式。)

  第三次在面对困难和容易时,她选择了容易。(在现实生活中,这句话应该大多数人读完都觉得没毛病,选择困难的话怕不是脑子进水了。其实到这里,纪伯伦一直在抨击的都是人们想要追求捷径,快速,轻松的浮躁风气。可以很明确的这样讲,人生很多个重要的决定,凡是在困难和容易之间选择了容易的,你失去的一定更多。而且,你总以为逃避了的困难,终究会以其他形式出现在你接下来的人生当中,造成更多的麻烦。)

  第四次是当她犯了错,却以别人都会犯错为由来原谅自己。(这种情况,实在是太常见了,而且想必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原谅自己的行为。不过通常来讲,你会发现孩子或者小时候的自己,可真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。小的时候,做错了一道题,或者背书说错了一个字都想抽自己嘴巴。。考试发挥不好了,要坐在台阶上自责好久才回家,到最后还是父母过来安慰说,胜败乃兵家常事,每个人都有低谷的时候,才能恢复平静。可能慢慢的我们就学会了这种为自己开脱的方式,渐渐地到最后,变得不会自省。从这里,基本上也能发现纪伯伦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很认真的人,无论别人怎样,他对自己有明确的期待,这也是一种对自己人生负责到底的生活方式)

  第五次当她因为软弱而忍耐,却将之视为逆境下坚毅的耐心。(评判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从多个角度,你可以说一个人忍受强权欺压的行为体现了他坚强的耐力,我也可以说那根本就是不敢反抗的软弱者的自欺欺人。所以外界对一个人行为的评价没有什么意义,也没有什么参考价值,就像很多被媒体黑的事后来被洗白,很多完美的人设瞬间崩塌。。一个人在做一件事背后的初衷只有他最清楚,不被人理解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连自己都骗。所以我觉得纪伯伦这首诗,很适合当代中国这个社会,所有人都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对方,大家都活在社交媒体里,带着虚伪的面具生活。想要营造一个好的自我形象固然没有错,但至少不要骗了自己。)

  第六次当她鄙视别人的丑时,却不知道那正是自己丑陋的一面。 (我们嫌弃别人的长相,去羞辱对方矮矬穷的时候,恰恰说明我们是那种以貌取人的肤浅之人。长相这个东西实在太容易随风消逝了,但我们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过不了长相关,其实也说明了我们的认知和价值观还停留在幼稚的表象。)

  第七次当她唱起颂歌,还以美德自诩。(这句话其实我没有看太懂,查了下网上对这句话的解释都是网友自己的主观看法。我自己的想法是,纪伯伦在强调我们不应当吝啬自己的称赞,更不应该把称赞本身上升为一种高尚的品德。称赞就是称赞,很纯粹才对,我觉得你好,你优秀,我就会真心实意,发自肺腑的赞美你,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正是因为我们抱着对别人一种比较敌对的心理,不愿意长他人士气,灭自己威风,所以总是憋着不说,甚至是恶意的去揣测,扭曲。什么时候赞美都成为美德了,人类也就别谈什么和谐大同了。。。)

  “第二次,当它在空虚时…”这一版本是从英文版《沙与沫》翻译而来,那么确实有点过度解读。可是纪伯伦是黎巴嫩诗人,原文是阿拉伯语,这一版有没有可能是从阿拉伯语翻译来的?纪伯伦有时会自己又把作品翻译成英文,据说里面有再创造的成分。所以,有没有懂阿拉伯语的朋友来指教一下......

  @Liu Linus说这首诗只有英语版本的,根据是诗出自英文诗集《沙与沫》,所以原版诗作应该是英文。

  不过这首诗确实有一个独立阿拉伯语版,可以wiki一下。而且英文版也不止题中这一个。不方便翻墙的可以看这里:纪伯伦:《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》。诗集虽然是1926年出版的,但是作品可以是更早以前就写好的。

  不过我对教义不了解,纪伯伦同时也受伊斯兰教和巴哈伊教影响,如果能找到作者本人对这首诗的阐释最好不过了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jibolunshicifanyi/271.html

上一篇:在纪伯伦的《Seven times I have despised my soul》中“ 下一篇:诗词文学的绮丽【套装四册】(小山词+花间集+我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诗词文学的绮丽【套装四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如何翻译和理解纪伯伦的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在纪伯伦的《Seven times I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纪伯伦 先知原著是用什么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翻译交流]看到某一网友的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我的心只悲伤七次:纪伯
  • [纪伯伦诗词翻译]笔译 翻译家
  • 公益广告